今天是:
您的位置:首页 >> 最新文章

生产成本上涨粮食价格回落农民增收面临挑战高晓松

时间:2019-10-09 16:25:54 来源:瑞博娱乐网 浏览量:0

农民增收一直是“三农”问题的重中之重。2004年由于中国粮食获得丰收,粮食价格高位运行,使得农民人均收入增幅创下近8年来的最高值。但去年底以来农资价格一路走高,高于同期物价的上涨幅度,粮食价格呈低迷之势,大大影响了农民增收。

我们应当清醒地看到,在中西部地区特别是粮食主产区,农民收入的构成中粮食收入依然占有较大比重。从长远看,抓好粮食生产,保证充足的粮食供应,是保障粮食安全的一项重要任务。而让农民增收,是抓好粮食生产的一个重要前提。因此,避免影响种粮农民增收的各种因素出现此起彼落的“跷跷板”现象,让促进农民增收的各种因素形成合力,充分发挥作用,是当前和今后农民增收工作面临的主要任务。

新一届领导人对平民增收一直表现出高度重视。胡锦涛总书记多次强调“立党为公,执政为民”。温家宝总理多次指出,他最关注的是“三农”、就业、社保等问题。“与以往政府强调类似“保七争八”的GDP增长目标相比,我们看到新一届政府更加注重发展的人文本质,更加注重发展的整体协调,更加注重发展的持久永续,更加注重发展的多样性。

从近期看,今年实现粮食持续增产、农民持续增收,还有一些难以预测的因素。

一是保持粮食稳定增产势头任务艰巨。今年的粮食生产是在去年超常增产的基础上发展的,生产起点高、增产空间小。尤其是今年以来主要粮食品种价格呈下降趋势,势必挫伤农民种粮积极性。

二是保持农民收入持续增长难度较大。去年农民收入增长幅度是近7年来的最高水平。今年农民增收面临农资价格上涨、粮食价格走低的双向制约。据各地初步测算,因农资涨价致使粮食生产成本每亩增加30至40元,部分抵消了政策性增收效应。实现全年农民收入增长5%的目标难度不小。

三是重大动物疫病防控形势严峻。周边国家疫情仍然对我国构成严重威胁。一些地方潜在疫情突出,防控措施力度不够。基层防疫队伍建设和经费保障等问题没有得到根本解决,增加了疫病防控的难度。

四是自然灾害威胁难以预料。今年的气候条件总体不如去年,夏季旱、涝灾害明显加重,重大病虫害也呈偏重发生态势。由于春、夏播时间普遍推迟,作物受早霜、寒露风影响的几率加大。

农业部负责人指出,天帮忙,仍需人努力;政策好,还得抓落实。确保完成全年农业和农村经济工作的各项任务,还要抓紧抓好六项重点工作:抓农业综合生产能力,抓政策落实,抓秋粮生产,抓结构调整,抓测土配方施肥,抓农业“七大体系”建设。

农民今年如何增收

今年面对的是能源价格上涨、化肥等生产资料价格上涨、粮食价格回落等三重利空因素

油价上涨,粮价下跌。中国农民刚刚经过少有的2004年农业税取消、粮价上涨、增产增收的好年景,再一次面临新的挑战。

化肥、农药等生产资料价格的持续上涨还没有来得及消化,能源价格的上涨,再一次把农民“多收三五斗”的喜悦冲淡了。

供求关系引发粮价回落

据国家发改委对粮棉主产县市监测,今年以来截至8月底,化肥价格依然有较大幅度上涨,6月份全国尿素、钾肥、复合肥等主要品种零售平均价同比涨幅已接近、个别地区甚至超过20%。

“从去年开始,国家相关部委就对主要的大型化肥生产企业的化肥出厂价实行限价措施,但是效果不明显。”中国农业部农村经济研究中心市场研究室主任韩一军对《瞭望东方周刊》说。

油价上涨引起的运输成本上升等等都在增加农业的生产成本。但是,国家统计局8月11日发布的统计公报显示,在全国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和食品价格比去年普遍上涨的情况下,7月份全国粮食价格却下降了0.9%。

据安徽对全省10个县农村集贸市场的抽样调查显示,6月上旬,小麦价格为1.32元/千克,粳稻价格为1.77元/千克,同比分别下跌11.4%和5.6%。同时,根据对部分县的调查显示,油菜籽收购价格每千克维持在2.4元左右,比去年下降约15%。

生产成本不断上升,粮食价格为何不升反降?

国家发改委发布的一则《当前粮食市场存在的突出问题及后期粮价走势》中这样解释缘由:2003年末以来粮价已出现两次较大幅度上涨,粮食企业普遍认为粮价再次上涨的可能性已经很小,所以入市收购的积极性不高。而且部分粮食企业去年较高价位收购的粮食,今年以来销售不畅。加之,农民在粮食价格形成中处于明显弱势,难以形成相对统一的市场力量,再加上其普遍缺乏市场信息,往往只能被动接受市场粮价。

关注粮食贸易的韩一军还认为,“今年粮食价格的下跌,与国际粮价2003年以来一直稳中有跌也有很大关联。”

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之后,国际粮食价格的稳步下跌,必然影响国内的粮食采购,最终导致国际国内价格趋同,国内粮食下跌。

亟待新的农业补贴政策

发改委在上述的文件中预测,“预计后期小麦、早稻收购价格总体上仍可保持基本稳定,价格水平可能会略低于去年同期,特别是7-9月份粮食相对集中上市期间,小麦、早稻市场价格很难有大的起色,但价格继续下降的幅度也不会很大。”

依此判断,与2004年相比,在成本上升、粮价回落的情况下,农民今年粮食增收的可能性已经很小。

2004年,国家对农村实施了一系列惠农政策:全国共安排直接补贴资金116亿元,扩大良种补贴的范围和规模,而且安排专项资金对部分地区农民购置大型农机具给予补贴。

在今年中央“一号文件”中,也明确指出,“继续对种粮农民进行直接补贴,有条件的地方要提高补贴水平。大幅增加良种补贴和农机购置的补贴。”

但是,发改委农业专家马晓河在今年4月《2005年农村经济绿皮书》发布会上就指出,今年农村粮食直补130亿元,增量只有14亿元。加上两个农机购置等间接补贴,也就是几十亿元。对农民增收的作用非常有限。更何况,今年面对的是能源价格上涨、化肥等生产资料价格上涨、粮食价格回落等三重利空因素。

目前为止,单纯针对能源价格上涨,国家还没有出台新的农业补贴政策。

韩一军对《瞭望东方周刊》透露,农业部等相关部委已经意识到能源等生产资料价格上涨挤压生产者利润的事实,正在寻找新的办法,保证农民的利益。

长沙京翰教育1对1家教

北京京翰教育学费

北京京翰教育校区

相关阅读
友情链接